泛民主派爭普選,親中勢力和中方最「條氣唔順」的一點,就是「為何英國管治時不見你們香港人爭民主?爭普選?」 泛民主派中的司徒華,在英治時代前半生大力爭民主,而且與傳教士葉錫恩,並為反英反殖的政治人物。還有劉千石,工運始於殖民地時代,其時亦未見中方聲援。說泛民主派在英治時代沒有爭民主是與事實不符。 其餘的泛民主派人士,在殖民地時代處於讀書進修階段,如大狀四十五條,在六七十年代,他們尚在發育,叫他們如何爭民主?反而那時的親中勢力,搞工會反資本主義最力,今日與商家往中南海的國宴廳一起擠,與有錢佬杯酒言歡,有的還淪為工賊。 泛民主派在殖民地時代不止爭取過民主,還爭取過香港獨立,思想比甚麼普選激進,其組織備受殖民地政治部監察。說香港人九七前沒有爭過民主權利,是篡改歷史,謊言說一千次,好像就弄假成真,這是欺香港下一代人無知,與日本不承認南京大屠殺一樣,罪行相等。 即使退一萬步,就算一九九七年之前,香港人爭普選,態度不如今日之積極,那又如何?這是一個感性的選擇——英國管治香港,深得港人信任,制度公正,法治優越,尚有倫敦下議院監察,在保守黨當政時期,工黨議員不斷組團訪港,收集民意,回到英國,所發表的盡是針對殖民地政府的不友善言論。有此完善的機制保障,香港人當然不必要普選。 今天,「回歸」中國了,香港人反而要普選,不要問香港人為甚麼英國管治時不要普選,英國人走了,偏偏你來了,為甚麼就要普選?答案很簡單:自一九四九年之後,身為宗主國,英國政府非常理性,從來沒有搞過「文化大革命」,沒有向地中海飄過浮屍,沒有輸出世界革命,沒有跟金日成和波爾布特稱兄道弟,沒有向倫敦的遊行示威者用坦克車鎮壓,英國不必向誰保證「從此不走回頭路」、「改革開放一百年不動搖」,深得港人信任:這個國家很穩當,沒有患上革命和暴力的情緒羊癇瘋。 這就是香港人在「殖民」時代安於做順民的理由。不錯,香港人沒有倒過麥理浩,也沒有倒過尤德彭定康,偏偏倒董,香港人就是信任那一個,不信任這一個,而信任和尊重,是要自己掙回來的。重溫毛澤東語錄:「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」,就不會呼天搶地,悲歎香港人為何在殖民地時代甘於做順民,做到今天,看見彭定康回歸,尚視同親人。這世界很不公平是不是?不,在不「公平」中,卻是百分百公正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