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假政經 – 王慧麟
強哥的奧義

2014年02月06日

上周四,一早起身刨資料,見到份份都係強哥之文章,真係噴晒早餐。文章之法律討論,表面睇俾佢嚇死,細心睇就知道佢之強辭奪理。Purposive approach以至「活的文件」之釋憲方式,實際上係幫助憲法走向更具彈性,更能與社會現實接軌的方法。睇完強哥解釋到45條係神聖不可侵犯,咁香江的憲法專家如戴教授不如退休算了。
政治就係咁樣。十八個區議會正副主席訪京時,上面接待之高官話政黨提名同埋公投違反基本法。不過,香江之媒體無乜點樣報道。某些人恐防香江人物聽唔明,於是又叫強哥整一篇「法律」文章來解釋,將呢兩樣嘢掃低。政府未到last minute,已經急不及待掃低其他方案。
政府推緊啲乜嘢?好打得1月26日響一個青年論壇(都有幾十個親中青年團體協辦搞嘅,當中一個叫「未來之星」,係當年筆者選舉對手做顧問之團體,專門安排大專傳理同學北上學習國情,係唔係洗腦?希望唔係啦)中發言,講咗一句嘢:諮詢至今聽到的意見多認為提委會人數應擴大到1,600至2,400人。即係話,佢好想大家響1,600至2,400人之中傾傾。但係,佢講完之後,泛民朋友都當耳邊風,響社會激唔到半寸浪。
或者好打得認為搞政改,同搞民生政策一樣,只要政府將個「叫價」調整去一個方向,政黨同社會團體會跟住個「價」走。但咁樣完全係射歪波。因為,普選噃,牽涉到政權,政權噃,執政呀,唔係一個津貼應唔應該加一、二百蚊嘅問題。政權問題既有現實之部分,亦有理念之部分,兩樣嘢之中,後者一樣緊要,而且係要同支持者交代,唔可以好似講津貼福利咁樣,變成一、兩百蚊嘅數字遊戲。民生事,可以變成一兩百蚊之爭論,政權事,唔係一兩個議席咁簡單。
好打得同埋強哥今次暴露出,原來路福西政府響政改呢方面,係無乜話事權。強哥講完,即係叫泛民唔使傾。好打得希望將討論變成增加提委人數之多寡,唔講程序之變更,又即係關多個閘。換言之,佢地講清楚俾你知,政府依家只能做嘅係提委會人數多寡而已。從好打得角度,呢個係現時實事求是的做法,但從泛民之角度,即係同你地三人組傾,係冇乜用,因為你地三人組依家之權限只係可以傾增加提委人員數目。既然係咁,除了白鴿內部少數溫和派人士會願意落疊之外,大部分泛民都唔願意同政改三人組傾。
自從政改啟動,全宇宙都知道係北京與泛民嘅事,談判桌上只有兩堆人,一堆響北京,一堆響香港之泛民,其他人只係做塘邊鶴,原本仲有少數泛民認為,可以借三人組同北京傾,爭取多些,依家既然三人組都只係可以講咁少嘢,如果我係泛民,唔好心存幻想,疊埋心水同北京傾可能仲實際,至於政改三人組,同佢地hea下算啦,係咪?

 

 

 

 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